.

    “可是这都是为了表面的东西呀。他们不惜流血,不惜冒着违法而被处死的危险,并不是为了我们本身。他们是为了我们的能力,我们的美貌,甚至我们的身份。但是,斯威利娜小姐,有人会因为斯威利娜,春百合本身而牺牲吗?如果春百合不是阴罗刹,斯威利娜没有让妖精也自愧不如的美貌,还有人类会为我们不惜一切吗?”

    斯威利娜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没有。我们的制造,就是为了满足人类杀戮和色欲的需要。春百合小姐,你为什么会想这样愚蠢的问题。作为阴罗刹,我们寻找适合的主人,侍奉他,投身于战场。我们不需要主人或者任何人,向我们投入感情。我们是物品,不是人类。不需要像人类女人那样需要感情。我们会满足人类的性欲,却不会诞生后代。春百合,如果主人对自己的阴罗刹投入感情,就会遗忘阴罗刹是战斗生物这个最重要的事实。有可能严重影响战斗时战力的发挥,所以对我们来说,对斗士来说,不要在阴罗刹身上投入感情是基本的原则。是身为斗士的责任。”

    “是的,这一切我都明白。”

    “你不明白,春百合小姐,你的感叹说明了你对人类感情的渴望。最好放弃这无聊的欲望,这会影响我们战斗时的冷静。你这样子发展下去,精神控制会出问题,那时候你会被销毁的。”

    “销毁和人类的死亡有何分别?如果真的有一天,能够有人因为春百合,而不是因为她是一个阴罗刹,不因为她的美丽而肯要春百合,那么销毁也不是那么可怕。”

    斯威利娜停下了脚步:“春百合小姐,你以前的主人到底在向你灌输什么思想?”

    “斯威利娜小姐,主人死了的时候,他的亲人会哭,他的敌人会笑,尊敬他的人会悲伤,憎恨他的人会喜悦。我服侍了他上百年了,从他还是一个斗士实习生的时候我就选择了他。可是他死亡时我没有任何情感的波动,既不悲伤,也不高兴。就像是桌子上的一个水杯打破一样,对我毫无影响。别说哭泣,我连忧伤一下的情绪都没有。”

    斯威利娜皱眉道:“那是阴罗刹必然的反应呀。主人死了,就寻找下一个主人,我们的生命远远长于人类,主人的死亡是不可避免的。如果对主人有所怀念,就很难找到下一个主人,去身心侍奉新的主人。”

    “可是我想知道,发自心底里的哭是什么,笑是什么,悲伤是什么,爱情是什么。他们说,养一只狗时间长了也会有感情。我们真的连动物也不如。”

    “忘记吧,那不是我们该去追寻的东西。”斯威利娜拍拍春百合瘦削的肩头:“人类喜欢说幸福,我们的幸福只是在战场上而已。”

    “斯威利娜,我明白,这是我们的命运。可是我不明白的是,这个命运是人类给我们的,还是神给我们的?”

    “有什么区别,神就是人。”

    培养槽中,混浊的液体缓缓的被排水系统排出。欧若拉睁开了明亮的大眼睛。

    许文港关切的面庞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欧若拉向着那张不算英俊的面孔伸出了一对白净的小手。“主人,你复原了,真好。”

    “傻丫头。”许文港把她从培养槽中抱出来,几乎感觉不到任何的重量。“我当然没有事情,让你为我担心了,对不起。”

    “担心主人是我存在的意义,主人不要向我说对不起,感觉会很生疏。”

    许文港点了点她的小鼻头说道:“怎么感觉你长大了不少,说话也变得……变得,该怎么说,像个大女孩了。”

    “能够在被销毁前,和主人相见,命运真的对我很好呢。”欧若拉笑的如阳光般灿烂。

    “不要胡说,我不会让你死的。”许文港生气的说道:“以后不许说这样的话。”

    欧若拉说道:“法律就是法律,虽然我之前很憎恨我的命运。但是现在我感谢我的命运。能够为别人哭,真的很幸福。”

    “祝玉已经答应,我只要可以拿到血红晶,就可以让你恢复精神控制。那时,你就不用被销毁了。”

    “不,嵌入精神控制,我就会变成一个物品。那时,不能为主人哭,不能为你笑。主人如果死去,我也会毫无感觉的再换一个主人。我不要这样的生存,我不是物品,我不要像物品一样的活着。”

    “可是……让我看着你死去,我算什么。既然你叫我主人,我怎么能够允许你不经我同意而擅自选择自己的命运。”许文港霸道的说道:“我是你的主人,那我就是你的一切。你的命是我的,我不同意你绝对不能够死。”

    “可是……”

    “没有可是,就这么决定了。”许文港使出痞子招数,不给她罗嗦的余地。

    祝玉从柜子中拿出一件衣服扔给许文港:“让她把衣服穿上。”

    穿上衣服后,许文港点头道:“越大越漂亮了,已经变成一个小美女了。”

    祝玉道:“你们聊天吧,小子,不要指望带她离开。那样你们除了死亡没有其他的道路选择。明天你出发后,我会令她重新成长。如果你能够拿到血红晶,等你再次回来,她就会变成一个成年的阴罗刹了。”

    “这么快?”许文港到是吃了一惊。

    祝玉没有理会他的话,推门而出。

    “祝玉创师。”斯威利娜和春百合站在走廊的尽头。

    “斯威利娜,谁允许你将飞星银甲给他的?”祝玉生气的敲着斯威利娜的头:“你知道那件铠甲有多么贵重的。”

    斯威利娜微笑着说道:“可是您这里没有男性的服装呀。总不能把我们阴罗刹穿的罗刹装给他穿吧。虽然我到是很想看看他穿我们的短裙时的样子。”

    “那你可以把窗帘拉下来给他穿,飞星银甲是我为西羌战皇缎星花了五年时间制造的极品铠甲。这件铠甲的价值超过一千万,你就给我随便送人。我看你是太久没见男人春心动了。把这件事了了,我就把你带到云州参加那里的认主会。”

    “斯威利娜也已经成年了呢。”春百合笑着说道:“一定要找一个好主人。”

    “我一定会的,放心我的眼光,相信我的命运。”

    “你真罗嗦。”祝玉皱眉道:‘这样下去你就会变成罗嗦的老太婆了。”

    [记住网址 . 三五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