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道魔则 > 《仙道魔则》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黑土息壤
    “这苦修宫的法器竟如此锋利。”

    林四苦笑一下,他想起那件铁尺的法器,也算是一个顶阶的法器了,不过一个回合,就被青煞刀斩断了。铁尺法器虽然得到的比较容易,还是让让林四心痛了许久。

    毕竟这法器如果不毁的话,出去之后,给李长东和聂子风几件也是不错的选择的。

    对于了隐灵宗的弟子来说,那可是一个顶阶的法器了。

    不过现在有了这件青煞刀在手,却让林四对自己在后面寻找灵药多了份信心出来。

    林四自然不清楚,他所灭杀了那木姓修士、苦修宫的猛汉、以及那位向天,就是在各自的宗门之中也属于精英弟子的。

    他们俩身上的法器几乎都是顶阶法器中的精品。

    这些人进入试炼禁地原本是灵杀戮别的修士的,不过现在倒被林四灭杀了。

    五派宗门的寻常弟子却是根本不可能有如此的顶阶的法器的,更不用说那木姓修士手上的金光宝箓了。

    林四将那数丈大小的黑鳄看了一眼,伸手虚空一抓,那青色的圆珠出现在手上了。

    “这是什么,妖兽内丹。”

    林四细看了半天之后,却是不解,按理说这黑鳄不过只是一只接近三级的妖兽,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妖丹的。不过此青珠却是散发出来一阵阵的冰寒之气,虽然比不上自己已经炼化的那幽冥冰焰,却也是一个至寒之物了。

    莫非这是这只巨鳄偶尔得到的。

    如果自己用幽冥冰焰将此物炼化的话,不知道能否将幽冥冰焰的威力再增加一层。

    林四将青珠收起。半晌法诀一掐,空间小鼎喷出一道青光,直接将那黑鳄收进了空间小鼎之中去了。

    这只黑鳄已经接近三级妖兽了,虽然还没有什么真正妖丹的存在,不过身应该都是宝了,如果找个地方炼制几件法器的话,只怕到时也会多出几件顶阶的法器出来。

    就算是自己不用,拿出去交换灵石,也应该是一笔大数目了吧。

    林四心中不由有些兴奋起来。

    林四看了一眼那块数丈大小的巨石,身形一纵,下一刻便落到黑石之上了。

    接着林四手上拿出来一把闪动银光的小铲,直接将那十五六株的独叶七星花从黑石之上小心的铲下,然后小心翼翼地收进了两个玉匣之中。

    这独叶七星花却是只有六侏是完成熟的,另外的九株还只是生长了一半的样子。

    林四叹了口气,果然和李长东所说了没有多少的区别,这独叶七星花根本就不知道是怎样而生了,仿佛直接是天地灵气幻化而成一般。而且这种灵药只能出现在息壤之土上,却是让许多的修士都大感无奈。

    不然,只要有人带出去几株灵药的种子,大力培育的话,筑基丹也不会像现在如此稀缺了。

    林四又伸手将那息壤之土一抓,仔细的看那石头,果然像无机子说的,这石头看上去坚硬无比,手一动却和泥土一样松软,林四知道他找着了息壤之土了。

    息壤之土,据说是五行当中土灵气完聚焦在一起才能够凝结而成的,产生的地方必须是灵气充沛之极的灵脉当中。一旦失去灵气的保护或者灵气下降的话,很快就变成和普通泥土一般了。

    息壤之土据说有许多的宗门也拥有一小块,用聚灵法阵护住,里面种植一些珍贵之极的灵药的。

    林四看着息壤之土,神识不停的探查起来。

    没有多久,林四便开始忙碌起来。

    半日的时间,林四一脸凝重之色的看着那块巨大的黑石。只见那黑石的四周布上了数百块的阵盘,阵旗,却是组成了一个玄懊之极的法阵。

    这正是林四从那无机子处得到的挪移法阵。

    说起来,林四五年多来,却是通过细心的揣摩,竟然将挪移法阵揣摩的有大半透彻了。如今布置起来自然不象在无机子洞府中的手中无措的样子。

    林四看着那挪移法阵一眼,然后手上一动,又拿出来一套阵旗出来。正是林四从李长东手上得到的双五行法阵了。这个法阵不过只是一个中型的法阵,威力却是可以将敌人争斗阻挡片刻的。

    林四虽然在这个巨大的石洞之中。自觉的没有谁会再进这洞穴之中,不过洞穴中是不是还有什么妖兽,林四却是根本不知道的。自然他不仅要让小狐儿在一旁的守护,还要布置法阵以防万一了。

    当下林四将那双五行法阵一布置上,便开始运转那挪移法阵来了。

    那法阵不一会儿,便开始发出一层层的金色的光芒出来了,林四一看终于大松一口气,果然修炼到了十三层的功法之后,驱使挪移法阵来却是轻巧了许多。

    林四手一抓空间小鼎,小鼎之上一道青芒闪片刻,下一刻就已经飞旋到了法阵的半空中了。

    法阵发出道道金光射在小鼎上,整个的小鼎竟晃得金光闪闪起来。

    林四手中不停地做着手势,手上的灵气不停地打在法阵上。一道道的金丝竟诡异的一闪而出,随即形成一道光柱,直接将息壤之土和空间小鼎都罩在光柱当中了。

    当林四喷出一口精血时,他吃惊的发现,息壤之土沉重的让他举不起。

    林四一咬牙,将所有的灵力部用上,嘴中更是一声暴喝。

    “起。”

    那块巨石呼的一下便被空间小鼎吸入了,金色光柱一闪而溃了。可是霎那间林四身上的灵力便抽空了。

    此时林四脸色突然大变,那个看似平静无波的小潭,竟然在那块息壤之土被吸入到空间小鼎中时,如同里面有只妖兽被惊动的飞旋起来。

    在林四的惊骇中。整个的小潭之中的潭水,竟发出一声的低啸声。一股青白的色的光亮从那小潭之中冲天而起,四周的灵气也仿佛沸腾一般,竟然诡异的冒出五色的星芒出来,而那星芒一晃之下,径直形成一道飓风一般,向着那空间小鼎袭来。

    林四的脸色大变,伸手一抓,直接将空间小鼎抓到手上。同时一只手一催阵盘,又五行法阵一道白光闪动,一团团的白雾凭空升起,将林四护在里面。

    不过下一刻,林四却是苦笑一声,法诀一催,将空间小鼎放在头顶之上,脸上露出怀丝的怪异之色,看着那五色的星芒如同无物一般冲过那双五行法阵,直接狂注进入到空间小鼎之中去了。

    “莫非给息壤之土搬了个家,这里面的灵气竟然也要一同带走。”

    林四自嘲的说,看着那不断向空间小鼎注入的灵气,一时间竟不知道是应该兴奋还是应该懊丧。

    不过下一刻林四的脸色却是大变。只见嗡的一声巨响之声传来,仿佛整个的大地都抖动了一下。

    在林四目瞪口呆之中,就看到灰蒙蒙的天空之中竟然闪电密布。随即在那闪电之中赫然出现一个巨大的魔头的虚影一般,那魔头只看到一个巨大的头颅,一只眼睛竟然仿佛数丈大小,如同一轮血月直接向着林四所在处探视而来。

    接着一股巨力便从虚空之中涌出,一团团的黑雾更是凭空升起。仿佛整个的洞穴之中就要被摧毁了,而那五色的灵气,一下便凭空消失不见了。

    林四的身一阵颤抖,竟然直直的站立在那里一动不动了。不过几息的时间,那头颅在半空之中仿佛眉头一皱,接着呼的一下隐入到了虚空之中,不一会儿,天空显现的闪电也直接消失不见了,整个天空之中又恢复了灰蒙蒙之色。

    “这是什么鬼东西。莫非我动了这息壤之土,竟然引起了天变。”

    林四伸手将那空间小鼎一抓,然后小心的将空间小鼎贴身藏好。这才盘腿一坐,将一粒生灵丹服下,开始缓缓地恢复灵气来了。

    林四自然不知道,刚才那双血目的威压,竟然让整个的空间发生了一丝的异变。整个的禁制中已经停滞的黑煞之气开始缓慢地回升了。原本六天的禁制开启时间,竟被缩短了一天。

    这情景不但林四看到,就是在禁制之中所有的弟子,都脸色大变起来。

    而在禁制之外的高阶修士,也都露出一丝的凝重之色。

    就在林四进入石洞中没有多久。那三位开灵宗的弟子,正一脸恭敬地看着一位面色如玉,温文尔雅,头上带着儒巾的修士,这正量是他们开灵宗低阶弟子之中有名的儒生韩石。

    在韩石的身后,此时却站立着十多位的弟子,一个个的面色阴冷地看着这三位开灵宗的弟子。这些弟子之中还有那位一言不发的莫家的姑娘。

    “你是说,你们三个人找了半日,竟然连那人的影子都没有发现。根本就不知道是谁将木师弟害了。”

    “是,韩师兄,我们原本感应到了木师弟的引灵符之后,便急忙赶去的,可是没有走多久,就感到一阵心悸的气息传来,接着木师弟的气息便完消失了。当时小弟心中便感觉有些不对,急忙顺着地图赶去,没有多久,就发现了一处争斗的痕迹,而且还有一个修士的尸体,后来我们又前行,却见一团金光闪动,那可是木师弟的金光宝箓发出的。在那里我们看到了飞泉山的向成师兄,和一位女修的尸体,还有一个大坑,恐怕还有一个修士也给灭杀了,只是不知道被害的是谁,那位杀死木师弟的人,也根本不知道是谁了。”

    那位带头的师兄大气也不敢出的样子。

    韩石冷冷一笑,看了那三人一眼,不由地气道:“你们三人真是废物,那筑灵期的修士已经发动了金光宝箓,应该法力大失了。难道这样也寻找不到。现在已经过了半日了,这么大的禁地之地中,现在到哪找到这个家伙。”

    “韩师兄,那木家弟子不是特有的一种扑影粉,只要木师弟临死反制一下,应该还会在那位修士身上留下痕迹的。”

    此时旁边一位看上去脸色有些苍白,头发散乱,仿佛经过一场大战还没有恢复的修士开口说道。

    “扑影粉,你是说,用灵修山的影鼠,就能够将那修士找出来。”

    “嘿嘿,我想现在我们主要是先去寻找灵药,到了出去那一天,只要韩师兄找到灵修山的修士,讨要一只影鼠,到时那位修士被灭杀了就算了,只要他还能够活着,说什么也会被影鼠发现的。到时一出这试炼禁地。只怕我们就立刻可以下手了,当然如是果是其他的五派弟子,我们也要给木家交待一下了。不至于让掌门为难。”

    “好吧,就这样决定吧,不过我们此次来,一是为了那灵药,更为重要的是,此次我带了师祖的几件破阵法器过来,我们自然先行将清风涧处的无名禁制给破开看一看了,如果运气好的话,只怕在那禁制之内,就已经够我们此趟的收获了。”

    “破阵法器。如此最好了。那禁制从来没有被人打开过,应该收获不小。”

    韩石之样一说,所有的开灵宗的弟子的脸上都露出兴奋之色。

    “对呀,赶快去,说不定我们还能够碰到那小子,到时将他斩杀他,将他的元神带回去,交给木家老祖,也是大功一件呢。”

    后面的弟子叽叽喳喳的说道。韩石冷哼一声,瞬间所有的声音便一下消失了。

    “走吧。”

    韩石木然的开口说道,然后向着清风涧走去。

    一行人却是十几人的样子,一路上那些单独的弟子看到之后,都脸上露出一丝的惊慌之色,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了。

    不久之后,开灵宗的所有弟子都站在那禁制之外了。韩石一到那禁制之前,却是脸色微微一变,只见那禁制的旁边,此时已经站立了十多位的南仙宫的女修,个个候教带着面纱,当中一位身材高挑的女修,看到开灵宗的修士,竟然丝毫的意外都没有的样子。

    “见过南宫月。”

    那位身材高挑的女子冷冷看了一眼韩石,随即笑道:“韩师兄没有想到也已经修炼到了十三层的顶层了,以韩师兄天灵根的属性,恐怕不是刻意压制,此时已经是筑基期的修士了吧。”

    一声悦耳之极的声音传来,仿佛是天籁之音一般,所以听到的男修们竟然都心驰意动起来。

    “哪里,韩某不过是最近刚好修炼至筑灵期顶层的,为了宗门大事,自然不敢怠慢,只好进入试炼山谷了。不过南宫月竟然以灵凤之体,也涉身事险,倒让韩某佩服之极。”

    韩石打了个哈哈,看了一眼南宫月身后的十几位女子,半晌之后却是眉头微微一皱,在南宫月身后,竟然站立着一位风身材高大,一双眼睛阴冷,手上握着长剑的修士。

    “南风剑。不知道南兄是何时进入试炼山谷的。”

    韩石脸上露出一丝的异色,看着南风剑,心中暗暗有些不妙的感觉了。这南风剑可是雷灵根的修士,虽然和他一样不过筑灵期顶层的修为,不过以他威力巨大的雷属性的功法加上南仙宫给他量身打造的数件雷属性的法器。只怕在此的没有一位是他的对手了。

    “嘿嘿,韩师兄自然眼高,看不到在下了。”

    南风剑微微一笑。淡然说道,此时南宫月却是冷冷一哼。

    “好了,我们就不要废话了,既然此次是我们两派联手,为了就是禁制之地中的几位禁制法阵。现在就动手吧,此处禁制一破,我们还要赶下一个禁制呢。各位记着,此次禁制虽然开启六天,不过因为有玄阴血月出现,而且大都是出现在最后一天,我们只有五天的时间。各位抓紧吧。”

    南宫月竟然有不容置疑的声音说道。同时冲着那身后的两位女子点点头,那两位急忙吩咐一声。十几位的南仙宫的修士纷纷从那两位女子手上接过一件件法器出来,却是剑、斧、杵、塔、圆镜、法珠,榜样俱,这竟是件件破阵的法器了。

    韩石的脸色也是一脸的阴冷,不过也丝毫犹豫都没有,他身后那位脸色苍白的修士,一拍储物袋,从储物袋之中飞射出来址几件的法器出来,也件件都是破阵的法器了。

    “现在我们布置天元五罡阵。大家所有法器轮流进攻此处禁制一点,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

    说着那二十多位的弟子,竟然按照一个奇特的图形站立好,别外几位又布置了几套的阵旗出来,却将那禁制层层的罩住了。

    只怕林四看到的话,一定会惊得目瞪口呆,不是说了所有的修士都不能够带着法阵进来吗。这些家伙们怎么都带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