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祖传玄术 > 第一章 姥爷收拾书柜 天佑追问来历
    我叫赵天佑,出生在东北的一个落后农村,据说我出生时天朗气清、喜鹊鸣叫,一幅祥和的景象,所以村里老人便给我起名叫赵天佑,希望我能够得上天的护佑。

    我从小生活在姥姥家,是姥姥亲手带大的,听姥爷说,姥爷是跟着他的家人逃荒到的东北,那时也好像也叫闯关东,我的太姥(姥爷的母亲)有十五个孩子,最后活下来的有八个,其余的孩子不是饿死就是病死了。我的姥爷家里排行老五,十五岁时已经是家里的顶梁柱,承担起养活一个家的重担。正是由于这样,现在的ri子好了,家族里的人都非常尊敬我的姥爷。

    这个故事要从我八岁上小学说起,由于我是这一代的老大,深受家族的喜爱,所以我上学也就成为了一件大事。

    我姥爷叫我跟他去仓房,说里面有很多以前留下来的书,可能对我上学有帮助,我兴高采烈地跟在姥爷身后,期盼有什么好书出现,其实那时自己也不懂什么是好书,认为自己感兴趣就行,别看我还没上学,但是我有一个大学生的舅舅,所以当时还是认识一些字的,这也成为亲戚对外赞扬我的一个重大根据。

    就再姥爷翻着仓房的时候,在一个偏僻的角落我看到一个小小的书柜,还是那种红木刷金漆的,虽然落满灰尘,但从这个书柜的气势上依然显示着它的不凡。我叫喊着让姥爷把那个书柜搬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

    姥爷看到我所指的那个书柜的时候,明显就是一愣,仿佛回忆着很遥远的陈年往事。不过,很快姥爷就回过神来,把那个书柜搬到院子里,叫姥姥拿来湿毛巾,小心翼翼地一下下擦拭着。看着姥爷的上心样,我心里一乐,肯定这书柜是个好东西。

    那时总听上大学回来的舅舅指着我家的花瓶说那是清朝的,能卖好几百呢。在我的印象中,好几百就是天文数字了,还记得那时连一分钱一块的小淘气都不能经常迟到,得等到过年才行。那时的孩子要说最(兔兔塔)的ri子就是过年了,过年可以穿新衣服可以吃到好多好吃的

    就在我还沉浸在过年的美好向往时,姥爷把这个红se的书柜擦完了,因为是放在院子中,阳光一照到金se的纹络折she出道道金芒,一下子就打断了我的思绪。我兴奋地拉着姥爷的手,急忙问道:“姥爷,这算不算舅舅总说的古董啊,这也是清代的?应该能买好几斤小淘气糖吧?”

    姥爷听完微微一笑,慢慢说道:“嗯,是个古董,最少也得是清末的,这东西不能卖,留个念想。”姥爷说完便打开了书柜上的锁头,还是黄铜的锁头,样式都没见过,也不知道姥爷是怎么打开的。看着姥爷的小心劲,我心头一喜,难道真正值钱的不是这个书柜,而是书柜抽屉里的有宝物!

    但接下来我看到的令我大失所望,姥爷拉开抽屉,出现在我面前的并不是我相像的宝物,而是用麻线缝在一起的几本破旧的书。顿时我就失去了兴趣,跑到一边玩起了院子里的蚂蚁。

    姥爷并没有对我的行为所影响,双手颤抖的将那几本书拿了出来,吹了吹上面的尘埃,这时我也刚好看向姥爷,书上的两个字顿时吸引了我,只看破旧的书面上写着两个大气磅礴苍劲有力的金se繁体字“玄术”!这时肯定有读者要问,你一个孩子怎么能认识繁体字?这事说来巧了,我天生对文字有着特殊的喜爱,别看我没有上小学,像什么三字经啥的早都背的滚瓜烂熟,所以认识玄术二字也不奇怪。

    我急忙跑过去,伸手就要拿姥爷手中的几本书,但姥爷的反应吓我一跳,姥爷看我过来要拿他手中的书,他麻利地站起来,大声说道:“离远点,这可不是玩具,你要是弄坏了看我打你屁股!”

    我被姥爷突如其来的反应吓哭了,姥姥见我哇哇哭了起来,就抱起我,埋怨地说:“不就几本破书嘛,干嘛说孩子,要是给我外孙子吓到,我跟你没完!”姥爷好像没有听见姥姥的埋怨,依然呆呆的看着手中几本破旧的书,眼中泛出点点泪花。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姥爷将那几本旧书又放回到抽屉里,然后把书柜放到仓房一个相对光线较好的地方。从此之后,我就开始对这书柜中的书念念不忘,小孩子就是这个心xing,越是不让他碰的东西,他越是想搞明白是怎么回事。

    于是,天天跟在姥爷屁股后面,要求给我说说那几本书是怎么回事,不管我怎么央求,姥爷总用一句话回答我,“你咋啥都想知道呢?把你的书念好再说!”姥爷越是不说,我就越想知道,一次不告诉我,那就问两次,两次不告诉就问三次,最后给姥爷逼的没办法,说道:“跟你老妈一样,死犟死犟的!问你姥姥,让你姥姥告诉你。”

    听到这话,我兴高采烈地的去找姥姥问答案。房前屋后的找了好几圈,原来姥姥不在家,原来被我姥爷骗了。我气冲冲的跑回院子,这时姥爷已经开始绑着院子里的豆角架。看着我急红的双眼,姥姥哈哈大笑,说道:“你姥姥去小卖店打酱油去了,一会就回来,看你那小样!”说完又是一顿大笑。

    听完这话,我也没顾姥爷的嘲笑,小跑着往卖店奔去。离着很远就看到姥姥往回走的身影,我便连挥手连大喊道:“姥,你快点走!”说完便加速向姥姥跑去。

    跑到姥姥身前,已经是大汗淋漓,姥姥看着连呼带喘的我,问道:“天佑,啥事啊,咋这么急?”我很会来事的接过姥姥手中的酱油壶,牵着姥姥的手,一边走一边说着刚才姥爷答案我的事。

    姥姥听完微微一笑,说:“啥事也没有吃饭重要啊,你爸妈快从地理回来了,再不做饭,他们就得饿肚子了,等吃完午饭,姥姥慢慢给你讲啊。”我忍着强烈的好奇心,几口就吃完午饭,等姥姥把桌子收拾完,便拉着我的手走向房后的树下yin凉处,开始讲起了关于书柜中玄术奇书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