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无双之风华绝代 >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刺杀
    “随便。”东方冥月夹了一个鸡腿放在沐筱荨碗中,“不过这个上官语嫣本是可以挂皇姓的,没想到却跟着上官驸马姓了上官。”

    “跟谁姓都差不多啊。”沐筱荨耸耸肩,难道因为一个姓氏,上官语嫣就不是公主的女儿了?就不是皇家的人了?就不会郡主了?

    “也不一样。”东方冥月轻轻一笑,“一个是皇姓,一个是普通姓氏,一对比就知道那个更好一些了。”

    只要沾上东方这个姓氏,那就是龙跃的皇室成员,即便皇室再落魄,活的再撂倒,也是皇室,君臣之礼永远放在这里!

    “不过今日,恐怕所有的皇室成员都到了吧。”沐筱荨放眼望去,出了几个一直在京城的王爷,其他的她估计都不认识!

    “差不多。”东方冥月道,“夜宴总是那些事情,不用在意。”

    “我估摸着,今晚皇宫中又要新人笑旧人哭了。”沐筱荨摇了摇头,筷子轻轻一只,“瞧着,那边,内个穿着粉色霓裳的,长得怎么样?”

    “没有阿筱好看。”东方冥月头都不抬的道。

    “去!”沐筱荨娇嗔着拍了东方冥月一掌,“我是说那个女人,目测大概有十七八岁的样子,生的柳眉杏眼,樱桃小口,皮肤如凝脂,小蛮腰两只手就能握住,正好穿着的还是舞服,两条修长的大白腿就在外面暴露着,绝对是勾引人的尤物啊!”

    “我只要阿筱勾引我。”东方冥月笑着揉了揉沐筱荨的脑袋,“别人关我什么事!”

    “切!人家也不是送给你的啊。”沐筱荨有些酸溜溜的道,“怎么看都是给帝君的,那个样子一看就是调教好的,举手投足都散发着诱惑,估计能歌善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哎哎,看!那女的出来了。”沐筱荨眼底略带着一丝兴奋的道,“不知道她有什么好玩的才艺!”

    “小女子乔伊水,拜见帝君万岁!”弱柳扶风盈盈拜下,白皙的皮肤更给她一种柔弱的美感。

    “哈哈!”一名中年男子起身,贼眉鼠眼的样子对着帝君道,“这是臣的一点小心意,望帝君笑纳!”

    “勤郡王有心了。”帝君笑道。

    “勤郡王是谁啊?”沐筱荨看着那个贼眉鼠眼的中年男子,看着就不怎么像一个好人!

    “不知道传了多少辈的一个爵位了,恐怕是守着郡王的那点俸禄过不下去了,才出了这样一招。”东方冥月道。

    “伊水,为帝君表演一段。”

    “是。”乔伊水道,“小女子敢问陛下,舞蹈,歌曲,或是帝君希望小女子表演些什么?”

    “哦?莫不是朕说什么,你便可以表演什么?”帝君有些性质的道,这女子倒是独特,与寻常女子有所不同。

    “若是帝君想一一看过,伊水也可一一表演。”乔伊水巧笑嫣然,“不如伊水便为帝君唱支曲子吧。”

    “既是伊水姑娘献曲,帝君便听听吧!”皇后文氏掩口笑道,“臣妾听着伊水姑娘声音妙如黄鹂,想必曲子唱的也是极好的!”

    “是。”

    乔伊水粉色霓裳袖轻轻舞动,盈盈开口。

    “有没有剩下回望的时间再看我一眼

    我分不清天边是红云还是你燃起的火焰

    哪一世才是终点

    彻悟却说不出再见

    有没有剩下燃尽的流年羽化成思念

    是尘缘还是梦魇是劫灰还是你燃起的炊烟

    哪一念才能不灭

    是涅槃还是永生眷念

    幻化成西天星光是你轮回的终点

    寂寞到永生沙漏流转了多少时间

    你在三途河边凝望我来生的容颜

    我种下曼陀罗让前世的回忆深陷

    多少离别才能点燃梧桐枝的火焰

    我在尘世间走过了多少个五百年

    曼陀罗花开时谁还能够记起从前

    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思念

    有没有剩下燃尽的流年羽化成思念

    是尘缘还是梦魇是劫灰还是你燃起的炊烟

    哪一念才能不灭

    是涅槃还是永生眷念

    幻化成西天星光是你轮回的终点

    寂寞到永生沙漏流转了多少时间

    你在三途河边凝望我来生的容颜

    我种下曼陀罗让前世的回忆深陷

    多少离别才能点燃梧桐枝的火焰

    我在尘世间走过了多少个五百年

    曼陀罗花开时谁还能够记起从前

    谁应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思念”

    悠扬的声音让人的心沉醉,众人都忍不住沉浸在这歌声当中,连帝君都忍不住闭上眼睛欣赏起来。

    然而众人都在欣赏着,或沉醉着这奇妙独特的乐曲和声音,沐筱荨却低着头在桌下握紧了双手。

    不,不可能!

    “阿筱?”东方冥月双手轻轻放在沐筱荨的双肩上,紫眸中有些紧张的道,“可是这歌曲中有什么不对?”

    沐筱荨深深吸了一口气,眸子微眯,这个乔伊水,究竟是从哪里来的?她口中唱的是现代的古风歌曲!

    歌曲先不说,乔伊水的歌声当中,总是有一种想要让人沉醉着迷的感觉!绝对不是因为她的声音好听到让人沉醉,能唱到她这个程度的人并不少,但是整个芙蕖宫都被她的声音控制着!

    “幸好没带着墨儿和寒儿过来。”沐筱荨低声道,该死的!这歌声有问题!

    “阿筱。”东方冥月大手轻轻握住沐筱荨的手,另一只手轻轻压在腰间的剑上,双眸微眯,气息都沉了下去。

    “恩。”沐筱荨心领会神,气沉丹田,手腕上的冰丝镯隐隐散发着幽幽的蓝光。

    双双闭上双眼,做出一副沉浸在其中的样子,气息微微外放,感知着周围的一切。

    乔伊水的歌声停了下来,清澈的杏眼睁开,却瞬间浮上了一层阴冷,“该死的狗贼!你去死吧!”

    尖利的声音刮破人们的耳膜,却见乔伊水袖中两根绸带笔直的朝着帝君攻去!

    帝君被尖利的叫声惊醒,暗叫不好,急忙闪身躲避,两根绸带却如同刀刃一样撕裂空气,直逼着帝君的首级去!

    “镪!——”

    死亡的气息已经直逼帝君,已经接近鼻梁的绸带却突然软趴趴的搭了下来,丝丝寒气还留存在空气当中。

    沐筱荨手撑桌子翻身一跃,素手一挥,冰蚕丝立刻结鞭,直袭乔伊水的胸口,另一只手运功直接朝着乔伊水拍去!

    “啊!——”

    乔伊水堪堪躲过冰蚕丝的鞭子措不及防的一掌让她后退了接近十步才挺稳了脚步!不顾压住气息,乔伊水两根绸袖一招一式的攻向沐筱荨!

    芙蕖宫中人心惶惶,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来者不善,直接朝着宫中的人攻去!

    冰蚕丝散开,沐筱荨素掌一翻,翻手直接发出数根冰蚕丝,每一根带着肃杀之意直逼乔伊水头,脖子等要害之处!

    “镪——!”

    银色光芒乍现,尽数打开沐筱荨的蚕丝,震的沐筱荨手腕一痛,来不及思考侧身闪去冰蚕丝灌注了内力护在了周围!

    是毒镖!

    还有人!沐筱荨秀眉一挑,娇喝一声,一个假动作闪过回身,突然发出蚕丝!

    “哼!看后面!”

    一双墨绿色的双眼直接靠近了沐筱荨,之间的毒镖直接朝沐筱荨尽数发出!

    “哼!”

    “噼里啪啦!”

    毒镖一瞬间尽数掉在地上,东方冥月的眸子中已经尽是阴冷,“你找死!”手中银白色的长剑轻轻作响,仿佛是渴望着鲜血的味道!

    毒镖不能近身,墨绿眸男子很快被东方冥月步步紧逼。

    一边,沐筱荨躲过毒镖,便再无所顾忌一根冰蚕丝绕在指间,直接等着乔伊水的绸带挥打过来。

    冰蚕丝,遇柔则柔,遇强则强,乔伊水满目充血,白皙的脸上滑下血泪,“去死吧!”

    绸带的速度很快,坚硬如同刀刃,同样是软兵器!

    沐筱荨不慌不慢,绕在手指上的冰蚕丝左右双手勒紧,在绸带快要攻至脖子的时候,突然向下一滑。

    “刺——啦!”

    乔伊水的绸带被沐筱荨的冰蚕丝一刀两断!

    武器被毁,乔伊水满目狰狞的盯着沐筱荨,“东方家的狗贼!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头上拔下发簪,乔伊水疯了一样朝着沐筱荨刺去!

    沐筱荨望着乔伊水近乎疯狂的模样,平静如水,甚至脸上出现了如沐春风的笑容。不是笑着胜利,而是一种嘲讽。

    “噗嗤!”

    鲜红的血液喷洒而出,有几滴滴落在沐筱荨的脸颊上。

    乔伊水的身躯僵在了半空,口中吐出鲜血,手持簪子的手停留在半空,僵硬的转头往胸口看去,左侧一根散发着寒气的冰蓝色尖刺,直接贯穿!

    “唔!”乔伊水的口中流出大量的鲜血,怔怔的瞪大双眼倒下。

    几十个行刺的凶手被尽数拿下,死的死,伤的伤,被捉的被捉,那个墨绿色眸子的男子,直接被东方冥月一剑挑断了手脚筋,昏死在地上!

    芙蕖宫今夜鲜血四溅,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人不由的害怕,刺杀的事情被交由刑部尚书亲自处理,夜宴也不欢而散。

    今夜,也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如果醒了,就不要再继续装了,那一击并没有贯穿你的心脏,你死不掉的!”

    给读者的话:

    在这里解释一下为什么女主角要救帝君那个老不死的,因为即便帝君挂了,还有东方卿咧,他们背后还有主角难以敌对的势力,就算帝君挂了他们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抢到皇位,倒不如让他好好活着了。

    反正该死的时候总会死,不急这一会,女主角怎么可能救帝君不向他所要报酬呢?下下章揭晓女主角索要的报酬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