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异世无冕邪皇 > 《异世无冕邪皇》默认卷 第5290章 计杀
    城北郊外,无人之地……

    浓烈迷雾笼罩的一方山林里,一场罕见的战斗正激烈的进行着。

    大阵中,焉荣疾步如飞,正四处搜索风绝羽的踪迹。

    此时的焉荣挥洒着额头上的汗水,奔走在荆棘密布的草地里,左一道剑气、右一道剑气,连续无脑斩刺。

    剑气所过之处,满地坑洞、枝叶乱飞

    耳边,焉荣已经听不到吴钢的谩骂声了,他很着急。

    这吴钢向来是个火爆脾气,有气不撒都不行,刚刚还叫的欢呢,又是求救、又是骂人的,现在没有声音了,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如果在吴钢被杀之前不能将他解救出来,那以自己一个人的实力,恐怕很难杀了勾魂使者了。

    焉荣急的心里发慌。

    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了许多年前,遇见城主的时候。

    当初的城主也是无人问津的小角色,自己还曾轻视过,但有一次,当面面对城主的时候,那种如山岳一般的压力,让他喘不过气来。

    没错,现在的勾魂使者,就跟当年的城主一样。

    这种修为太可怕。

    而且,他还只是一个小神。

    焉荣像个没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跑着跑着,咦,周围的雾气怎么变小了。

    焉荣停了下来……

    事实上,伴随风绝羽用全部精力去对付吴钢的时候,阵法就起了相应的变化。

    阵法中的雾气开始变稀薄了,头顶上的藏剑落叶和火影羽花也变少了。

    难道是勾魂使者的体力消耗过巨,已经入不敷出了?

    焉荣四下张望着,忽然,他看见斜对面的树木出现了重影的迹象,那里好像有两棵树,又好像只有一棵。

    “没错,全力运转这种级别的阵法,尤其在神界,体力消耗是非常巨大的,恐怕勾魂使者也是勉力而为,持不了太久。”

    “对,就是那里,这阵法已经出现了破绽。”

    焉荣想来大喜过望,立即提高声调喊道:“吴钢,顶住,我找到破绽了,马上救出去。”

    焉荣笑着,一个健步冲向树木。

    此处树木的确重影了,但绝对不是他的眼睛出了问题,而是阵法运转的不够周密,有可能是因为出现了纰漏,导致幻象不能完美的呈现出来。

    焉荣想着,甩手祭出贴身神器金风印,一道金灿灿的光霞喷涌而出,金风印稳稳的悬浮在树木重影之处。

    “嗡!”

    金风印中掀起一阵剧烈的金色风暴,不大,但威力十足,金色风刃就像连珠箭雨,噼里啪啦对着空中一阵狂飙,轻而易举的将幻象撕扯的粉碎。

    浓雾溃散、幻境龟裂,空间裂出一个大口子。

    遥遥一望,焉荣就看见口子里面的一棵大树上正坐着一个人,手持火幻石镶嵌的火影杖,正在呼风唤雨。

    那坐在树上的人影满头大汗、脸色极为苍白,显然是累的不轻。

    “勾魂使者,终于找到了。”

    焉荣咬了咬牙,眼中闪过浓烈的杀机,健步如飞的冲了进去。

    由于在对付吴钢时必须全神贯注,并将阵法推演到极致,所以,风绝羽根本顾不上焉荣,只用了一些幻象来迷惑他。

    可这种幻象,如果不经过阵法大师的全力推演,是不可能持久的,露出破绽就更不奇怪了。

    风绝羽早就预料到了,但他没有其它办法,只能抓着吴钢全力进攻。

    树干上方,风绝羽的千尊真身的真神力几乎是消耗的一干二净,此时处境也非常危险。

    将数十道真神力一股脑的打入火幻石中,风绝羽刚往嘴里扔了一枚回真丹,忽然就听到远处有破风劲响传来。

    “焉荣,该死……”

    迷雾中,一道人影风驰电掣的杀了过来,风绝羽一看,顿时从树上跳了下去。

    与此同时,他运起了司星劫的法门。

    内阳运转而起,风绝羽体内的精气精血仿佛全部激活了,源于生死无常神诀修炼的洪元本源,突然间涌现出一股澎湃的力量。

    这股力量瞬间传达到四肢百骇。

    这一刻起,风绝羽的真神力迅速恢复了大半。

    但没有全部恢复。

    “咦?为什么没有全部恢复?这是怎么搞的,到了神界,司星劫的效果打折扣了?”

    之所以拼尽全力用阵法击杀吴钢,风绝羽靠的就是自己会一种马上恢复全部体力的特殊法门——司星劫。

    可是当他真正施展出来的时候,意外的发现,司星劫的效果没有在下界的时候好了。

    这让风绝羽气苦不已。

    体力恢复了七成多,却没有满状态,踏马的……

    风绝羽咬了咬牙,身形快速移动。

    现在没有时间查找原因,因为焉荣已经来了。

    不过七成体力,也够用了。

    风绝羽展开追风神术,速度提高了一倍不止,站在大树下掐诀,然后一道陷地神符祭了出去。

    “呼!”

    风助火势,道符燃烧,一道神光掠出,落在了焉荣的脚下。

    可这焉荣绝不是他之前杀的那种下级管事,此人的修为决计不低,眼看着神光掠开,突然改变方向,往左边一跳,然后祭出一道神刺符。

    “勾魂使者,我看还往哪跑。”

    神刺符燃烧,两根白色光刺直袭而出,而焉荣根本没停,左手不断掏符,五指像弹簧一样弹开,一道陷地神符、一道烈焰符同时打来,封住了风绝羽的左右退路。

    “有点意思。”

    前后左右皆无路可退,风绝羽马上往身上加了一道风甲符,然后身子一缩,快速向右边撞了过去。

    陷地术他是绝对不能中的,左右又没有退路,他只能用风甲符护体,生生撞开了一团大火球。

    “蓬!”

    风绝羽全身带着火苗落地,风甲符直接报废,但烈焰符也没能伤到他。

    不等起身,风绝羽看准了焉荣的方位,啪啪啪,连祭三符——神刺、冰箭、再神刺。

    他身上的神符远比焉荣多多了,三道神符打出去,轻而举易,直接将焉荣逼退。

    焉荣目光森冷的看着风绝羽,咬牙切齿道:“勾魂使者,虽然我不知道叫什么,但我知道,的目的绝非夺宝,是不是有人指使杀害各掌使的人,的目的是一个月后的龙牙幻境吧?”

    焉荣一边快跑着移换位置,防止被风绝羽攻击,一边洞察秋毫道:“我已经猜到的目的,瞒着也没用,不过我可以给一条生路,厉大人现在是用人之际,若弃暗投明,我家大人定能既往不咎,还能给一个光明的前程,现在说,咱们就是一家人了。”

    风绝羽闻言,呵呵一笑:“焉荣,说的,我完全听不懂,指使我,觉得以我的身手,谁能指使的动我?”

    “要不这样吧,我也劝劝,把身上的宝物全都交出来,我也可以放一条生路,觉得如何?”

    “这么说,是打算一条道走到黑了?”

    焉荣眯起了眼睛,不时不经意的打量着树上的火影杖:“勾魂使者,这个机会可是千载难逢的,投效厉大人,得到的只能更多,这不比杀人越货强吗?”

    “要不这样吧,我姑且就当是杀人越货,现在单枪匹马,神界又危机重重,不如投靠大人,在神界,有了靠山和没有靠山是完全不一样的,以的本事,用不了多久就会成为大人眼中的红人,到时候,想要什么得不到?”

    风绝羽一听,心说这货的口才还真不错。

    但这种鬼话,也就哄哄小孩子还行。

    “的提议不错,这样吧,让我想想如何。”

    风绝羽笑着回应,身法上面却是没有停下来。

    焉荣眯眯眼睛,咬牙切齿,心说这个小神太狡猾了,嘴里没踏马一句实话。

    说想想,还踏马打算动手,简直不是个东西。

    二人虚与委蛇间,焉荣不经意的又看了看树上的火影杖,现在吴钢已经没有动静了,难道已经遇害了?

    想到某种可能,焉荣身上泛起了白毛汗。

    吴钢要是死了,那自己就危险了。

    这个小神的实力完全跟小神这个境界没有任何共通之处,他的实力起码在一转神人甚至还要更高。

    想到这,焉荣突然道:“既然要想想,那不如先把吴钢放出来,大家和和气气的好好说,怎么样?”

    焉荣想的是,先让对方把阵法撤了再说,怎么着也不能看着吴钢死了。

    风绝羽沉默了一下道:“好啊,其实我不在阵器旁边,阵法对吴钢的影响并不大,不过既然焉荣兄这么真诚,那撤了阵法也无防,等着。”

    说着话,风绝羽径直走向大树。

    焉荣一愣,心说,能有这么好说话吗?

    焉荣一向脑子够用,一个跟已方死我活的狡猾之辈,突然间变得和和气气了,这有点古怪。

    所以,焉荣并没有放低戒心,反而暗暗握住了金风印。

    这时,风绝羽已经来到了大树下,正准备上树将阵器取回来。

    可就在他跳起的瞬间,突然转身,一记陷地术打向了焉荣。

    “王八蛋,我就知道没安好心……”

    “唰!”

    同一时间,金风印也飞了过来。

    电光火石的瞬间,风绝羽只觉得一股大力袭来,随后胸口被一件金光闪闪的大印轰中,哇的吐出了一口老血。

    但另一边,焉荣也着了风绝羽的道,他祭器的时候是没办法分神的,所以当软泥陷坑出现的时候,双脚直接就沉了下去。

    可是让焉荣震惊的是,这个陷地术居然还凝结了四种道则在里面。

    双脚踩进去,竟再也拔不出来了。

    “道则?……”

    “唰!”

    话音未落,一道六尺多长的炽白剑气猝然飞来,足有十三种道则在剑气上萦绕个不停。

    “……”

    “噗哧……”